欢乐颂

傾默漾馨:

Chapter 19

“不能第一时间排查出那些个公司是吗”

“难度很大”

孕妇的脾气,永远是说来就来的,正巧赶上曲筱绡回来。看都不看她一眼,回房生闷气

好巧不巧,包奕凡电话进来了

“宝贝儿”
“包奕凡,有意思吗?”
“怎么了宝贝儿”
“你和小曲连手起来瞒着我,有意思吗?”

他的眼神闪过一丝的慌乱,停下手中的工作,这一切尽收安迪眼底

“别装了OK?”

“宝贝儿我···”

“I did not want and do not like everybody conceal me and cheat me,but why don’t you do that? I think you must get me a reasonable excuse. Sorry ,I am be disappointed in you”

(我不希望也不喜欢任何人隐瞒和欺骗我,但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认为你要给我一个很合理的解释。并且对不起,我对你很失望)

她不知道要怎么用中文的方式表达自己一个愤怒的极点,所以再一次拿出了当时待人处事的威风和冷漠,丝毫不留情面的挂了视讯电话。

包奕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既然安迪来了南通,不达到她的目的她自己也是不会离开。公司里也确实有很多问题没有办法有很好的照应

他又一次拨通了视讯电话

“宝贝儿,我把情况都跟你说了好吧,你不生气了行不行”
“挑我不知道的说”
“中国的股市崩盘了”

“那欧洲市场呢?”
“多半快了,再三个小时开盘,但现在也已经下滑到百分之三十七了。美市再半小时开盘的,但现在基本为零,全崩”

“所以,只剩下欧洲市场的百分之三十七”
“对”
“你研究中心一年成本”
“少则一千,多则三千”
“公司现有资金扣去各种贷款”
“剩不到一千五”
“如果客户单子现场解约,你能挽回多少利润”
“充足量五百”
“一间还是整合?”
“整合!”
“你傻了吗,你公司合约是十年制的,合约之中必定有解约条件,找法务部依照解约条件讨回相关补贴和损失费是完全合理的,如若这样算的话,一间五百,解约了两间就是一千。至少你现有资金还有两千五。算上你我平日的存款,有四五千了。能保你研究中心不倒,但包氏,我尽力”

“宝贝儿,你会不会觉得我没用”

“先不说这些,你公司还能贷款吗?”
“公司崩盘,信誉值下降,不行了”
“那我以晟煊的名义给你贷一千,已经是晟煊的上限了,我尽量去做,至少保你包氏欧洲市场回升到百分之五十”
“谢谢你,主人”

“你先想着如何不让客户解掉合约,我这边帮你找竞争对手。如果对手不强,那我们能赢得易如反掌,如果太强,我去向董事会请求,与那家公司合作,到时候只能分羹三年之后再谈解约合同”
“三年?”

“你忘了,晟煊和包氏的合同是五年制的,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年”
“所以要改晟煊一贯的合约时间?”
“不,特殊情况特殊照顾。我完全可以,以有包氏建材公司为由和他们的签约时间缩短至三年”
“谁会放着晟煊这块大肉不吃。谢谢你宝贝儿,我好像找到了点希望。你明天再去公司吧,我马上叫助理整理资料放在桌上给你”
“嗯”

“不生我气啦?”
“你要早和我说,我就不生气了”

“我这不是怕你激动么,所以就没说”
“还是我的错了?还好意思说,和小曲联起手来骗我,你俩妖精不当演员当真是可惜了”
我也只是很担心你,

想你快回来陪着我

就像海水永远陪伴着礁石

永不停息的拍打着它的躯体

我还是很想你

 

貝爺:

吃饭,喝水,开车,运动,打电话~嗯,安迪1.0到2.0现在为您播放完毕🙃🙃
【论两季欢乐颂我看到了什么?】😂😂这就是全部

罐罐面:

接之前  最漫长的咒语


你说他们是单箭头,我不信。

用“依恋”这个词来解释安迪对老谭的情感,挺合适的。



傾默漾馨:

 【番外】
“包奕凡,你在哪?”
“我在家啊,主人啊,这么晚了,你想我在哪?”
“那就在家等着!”
“嘟嘟嘟嘟嘟嘟”
包奕凡一脸惊诧,她不会是要千里飞车来南通吧?这是发生了什么,她刚刚的火气那么大,连称谓都改变了,不行,自己还是去高速口候着吧
视角转回上海高速
安迪猛踩油门,市区内飚车达到100km\S ,在这漫长黑夜,高速上的车辆并不多,保时捷也该发发它该有的脾性了,看着油门表110,120,130每十分钟提升10km\S
一通电话进来,顾不得看是谁
“喂”
“宝贝儿,我在高速出口等你”
“不用”
“时速170km\S ,限速150km\S ,您已超速
“你慢点开,我又不会跑掉”
安迪冷笑一声,挂了电话
原本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安迪狂飙到高速出口,不多不少,刚刚好五十五分钟
看见包奕凡那辆悉的林肯大陆Continental,以及倚在车旁的他。安迪将剎车踩到最底,在这寂静的夜显得格外明显,包奕凡问声寻来,正准备打开车门,却发现心爱的人锁上了,缓缓降下来的车窗,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冷淡至极的脸,像极了初见她时的模样
“回家说”
随即人也没带上,拉下手柄油门踩向最底,带起了一层层灰,包奕凡一脸错愕的看着渐渐消失的车影,急忙上车狂飙至其身后
一前一后,一辆保时捷,一辆林肯,在深夜的南通展开了一场追逐赛,尾气的轰鸣声,配上时不时轮胎的摩擦声,终于到家了
包奕凡急忙停下车,小跑去她的车门旁
“怎么了我的主人”
“不是,主人你别不理我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主人,哎哟宝贝儿,你别不理我啊”
留下包奕凡一个人唱独角戏,安迪冷不丁的将手机扔给包奕凡,自己躲到床上生闷气
“宝贝儿,你吃醋啦”
“往后翻”
“宝贝儿,你生气啦”
包奕凡看着照片,不禁笑出了声
照片上,一个穿着超短裙的长发波浪妹贴在包奕凡身上
昨天在南通参加了一个商务酒会,结果谁知老总们不尽兴,还要去KTV,去就去吧,老总还找三陪,包奕凡哪肯啊,看着一个个放荡妖艶的女子极有顺序的贴上各位老总,自己自然也是少不了的,好说歹说,人家非但不愿意离开,还趁机告白,包奕凡只能摔门而出,留下一句“我老婆在家等我”随即离开
不过包奕凡退出照片界面,看见传照片的正是曲筱绡,诧异着她怎么会在,一想到昨天在场的还有一个叫曲连杰的,可能就是曲妖精常常提起的嚣张哥哥了吧
视角再次切换回安迪
默不作声的躲在被窝,没有听到预期包奕凡的任何解释,心不禁有点慌了,男人果真是喜新厌旧感官动物,突然腰间多出了一双手,紧紧的搂住
“你放开我”
“放开你又要开始胡思乱想了”
包奕凡一语道中安迪的内心,热腾腾的包子气息扑鼻而来
“宝贝儿,你听我解释啊,昨天晚上我不是和你说我要去参加商务酒会吗,然后•••”
安迪一个转身,吻住了他的欲要开口的唇瓣,很生涩的撬开他的腔口,包奕凡被这一吻吓坏了,他们家宝贝儿到底怎么了,怎么变化这么大。随即抢来主动权,双手自然是不安分的游走,秘密地带却又要忍不住的挑拨,安迪亦是软如一滩春水,任他摆布了
一室旖旎,满目春光,这夜,随着月儿的逐渐消逝,悄然而过
“宝贝儿,你说你当是是不是吃醋了”
“你是我的”
随即又是一番鱼水之欢,不过两人,似乎是蛮享受的